BCK:涂料企業積極適應新常態

涂料應用范圍廣泛,也因此疫情環球蔓延對涂料建造商產生了很大影響。全部涂料行業中,部分細分領域表現良好,而另一些細分領域則大幅下降。由于疫情正在深刻影響后疫情時代的生活方式,未來,涂料企業的運作方式可能相應發生變化。

由于疫情仍在發展,疫情對涂料企業影響的全貌還很難勾勒。二季度,涂料需求明顯降低,工業和汽車涂料需求下降更為劇烈。一些子行業反而帶來了新機會。部分涂料公司季度財報也說明了這一點,如宣偉公司仍舊保持紅利,販賣額僅下降56%。宣偉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約翰·莫里基斯表示,二季度北美地區DIY建筑涂料需求前所未有,結果比預期好。

艾仕得涂料的主要營業是工業和運輸涂料。該公司二季度則出現凈虧損,販賣額同比下降436%。其中,汽車原始設備建造商(OEM)停產意味著艾仕得運輸涂料部門的販賣額下降了一半以上,工業涂料產量二季度也嚴重下降。6月,該公司恢復紅利,但考慮到匯率影響,當月販賣額仍同比下降24%。鑒于需求急劇下降,艾仕得不得不進行營業重組以減少成本。PPG的工業涂料部門販賣額同比下降了40%,與艾仕得公司團體販賣額下降幅度相稱,主要原因一樣是汽車涂料和工業涂料影響。但PPG報告稱,DIY建筑涂料和包裝材料需求十分強勁。

艾仕得、PPG等企業二季度遭受的業績困境不一定是管理層或戰略層面原因。下游行業遭受史無前例的停產,涂料行業只能被動應對。隨著6月經濟活動回暖,涂料市場需求增長一直持續到了7月份。陶氏涂料公司環球營業總監JoanneSekella表示:“我們認為,環球建筑涂料市場至暗時刻已經過去。從二季度末開始到第三季度,我們可以看到各地區的需求都在改善。”

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或者其他傳抱病疫情突發,防疫是后疫情時代企業的重要課題。PPG工業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MichaelMcGarry就表示,從早期中國疫情造成影響、得到控制,再到生產恢復和再次開放,PPG通過中國工廠吸取了經驗,為其他地區工廠防疫打好了基礎。

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國際運輸困難,也使涂料行業明白了穩定供應的重要性。“供應安全相稱重要。”Elementis公司環球涂料和能源高級副總裁LucvanRavenstein表示,“除了保證員工安全外,我們還要確保客戶原材料不斷供。”Elementis在歐洲、亞洲和美洲擁有22個生產基地,其中很多為其涂料營業提供服務。

線上交流也是本次疫情帶來的一種新常態。“過去幾個月,我們已經有超過7000名客戶參加了在線研討會。”vanRavenstein表示,“自疫情暴發以來,我們的客戶互動比從前更多了。它改變了我們對信息技術工具和電子商務的看法。”

后疫情時代的許多新需求也會帶來新變化。陶氏涂料營業的Skekella就表示,疫情蔓延間接支持了低揮發性有機化合物(VOCs)排放涂料新產品的使用,以及能將室內VOCs排放帶走的新產品等,這包括在空氣中廣泛存在的微生物或病毒。

Sekella表示:“如今,在建筑涂料行業,我們感愛好的不僅是本身開釋更少VOCs的產品,還有能將其他VOCs從空氣中帶走的產品。”陶氏公司還在集中精力開發“耐清潔過程的涂料”。后疫情時代,頻繁消毒將成常態。隨著衛生處理的需要,涂料需要經受更深入和更頻繁的清洗程序,因此提高涂料的耐腐蝕性能更具價值。